阿里女员工案张某被判1年半当庭上诉(“阿里女员工”案被告张国犯强制猥亵罪被判1年6个月,其妻:坚决上诉到底)

红星资本局6月22日消息,“阿里女员工案”有了新进展,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。

对于这个结果,当事人周女士称:“这封判决书,我等了太久太久……”

而张国妻子纪女士则表示“太冤了”,张国已当场提起上诉。

“阿里女员工案”被告张国被判一年半

2022年6月22日,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案一审公开宣判,以强制猥亵罪判处被告人张国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七条明确,强制猥亵、侮辱妇女罪、猥亵儿童罪,以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

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猥亵儿童的,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。

法院经审理查明,2021年7月27日晚,张国在参与宴请时与被害人周某初次相识,趁周某醉酒之机,在餐厅前台附近及包间内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。次日7时许,张国到周某所住酒店房间内又对周某实施猥亵行为。

法院认为,被告人张国违背妇女意志,趁被害人醉酒之机猥亵被害人,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罪。公诉机关指控张国犯强制猥亵罪的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指控罪名成立。张国无认罪、悔罪表现,应依法惩处。据此,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四十七条明确,有期徒刑的刑期,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,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,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。

而张国已被拘押超300天,以此计算,张国实际刑期为6个月。

张国妻子纪女士:已当场提起上诉

面对这样的判决结果,据封面新闻报道,当事人周女士表示,从新闻上看到判决结果后,“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,这封判决书,我等了太久太久……很委屈,很难过,但没有人与我共情。”

而张国妻子纪女士却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“太冤了”,张国已当场提起上诉。

法院在通报中称,张国是趁醉酒之机对周某进行猥亵。对此,纪女士表示检方在诉讼时主要主张即为周某醉酒,失去了反抗能力。但她自己不止一次问过在场的证人,都证明周某当时未喝醉,处于清醒的状态,“一个醉的不能反抗的人还能自己下楼梯自己走路吗?而且当时他们还在谈业务的事。”

另外,对于法院通报中所称,张国无认罪、悔罪表现,纪女士表示,检方根据笔录,认为张国曾在侦查阶段表示自己曾触摸了周某,有认罪表现,但其后在看守所和庭审中却一直喊冤,认为自己是“明明白白的无罪”,所以有如此认定。

自案发以来,纪女士一直通过微博认证账号@阿里女员工案张某妻子 发声。今日,@阿里女员工案张某妻子 也再次发文称,“我丈夫坚决的当庭提起了上诉,之前我丈夫也一直在看守所喊冤……哪怕还有很多次的不公平,我们也会坚决上诉到底!”

案情回顾

2021年8月7日,前阿里女员工周某发布公开信和在公司食堂发传单的方式,控诉在济南出差宴请客户用餐时,遭到上级王某文与客户代表张国灌酒、猥亵,在公开信中,周某称已报案,等待法律制裁。

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分别以张国涉嫌强制猥亵罪、王某文涉嫌强制猥亵罪,提请槐荫区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。

2021年8月25日,张国涉嫌强制猥亵罪,被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2021年9月6日,槐荫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王某文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,槐荫区警方对王某文终止侦查,作出治安拘留十五日决定。

2021年11月25日,阿里方面以周女士违反了《阿里巴巴集团员工管理制度》中的1、5、3项规定,解除了与当事人周女士的劳务合同。周某曾在接受大河报采访时表示,不接受这个结果,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。

2022年6月6日至6月7日,被告人张国强制猥亵一案在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案件当事人之一的张国在被拘押302天后出庭受审。

红星快评:

如何理解“无认罪、悔罪表现”

根据刑法理论,司法机关对行为人是否定罪量刑,主要取决于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,以及获取事实证据的证明力。强制猥亵他人,是法律严惩的犯罪行为,倘若法院经查证,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充分,那么依法认定张国犯有强制猥亵罪,就没有什么不妥之处。

至于很多网友关注的“无认罪、悔罪表现”,只是法院审判时的酌定情节,主要影响的是量刑而不是定罪。根据刑法规定,强制猥亵罪的量刑幅度,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本案中,法院对张国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,应该属于“中等偏下”的处罚。考虑到我国已确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,如果张国确有认罪、悔罪的表现,量刑幅度可能还可以“下探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对于张国及其家人来说,身边有律师的帮助,不可能不知道“认罪认罚从宽”的好处,但还是“无认罪、悔罪表现”,的确让人心生不解。

此前,张某妻子通过微博认证账号发文,连发五问,“是周某自己说出的酒店名称。周某你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?”“三番两次的打通话让强制猥亵过自己人过去陪她,到底是猥亵还是勾引?”等。这些来自涉案人员亲属的质疑,也形成了一种舆论声音。

法律不会放纵一个坏人,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如果案件走入二审程序,将对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是否清楚、证据是否确实充分、定性是否准确、量刑是否得当等进行全面审查。张国方提出上诉是法律保障的权利,让真相更完整地浮出水面,也能更准确地打击犯罪,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,为这起风波彻底画上句号。

本文源自红星资本局

版权声明:
作者:admin
链接:https://www.kzir.cn/806.html
来源:万未创业网
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